.
登陆 注册
品牌童装网>新闻资讯>热点聚焦 > 正文

想知道孩子在幼儿园经历了什么 家长这么做最有效

来源: FashionKids 时间: 2017-11-14

  做了亲子行业以后,深刻知道在孩子身上,父母的心理能有多脆弱。 携程亲子园被曝出虐童事件,视频瞬间刷屏疯传,曝光的视频刺痛着每一个家长的心,小编已经不敢也不想再去看那揪心的图片和视频。当孩子受到伤害之后,我们除了愤怒和泪水,除了唾骂和以牙还牙,我们更要思考,我们这个社会,我们这些家长,我们的法律,究竟能为孩子做些什么?

  首先一定要教育孩子好好保护自己,尽管我们的孩子在力量上无法真的做到和成年人抗衡,但是家长一定要给孩子灌输一个意识:当自己受到伤害,殴打,辱骂时,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家长。父母是孩子永远的保护者,家也永远是孩子最安全的港湾,如果在幼儿园或是托儿所等地方,被其他人殴打,推搡,逼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,吃了不好吃的东西,一定要第一时间和家长反应情况。

  同时,家长和孩子在每天放学后,一定要养成问问孩子一天的情况这样的习惯,不止要关心孩子学了多少生词,认了几个字,唱了几首歌。可以这样问孩子,“宝宝,你今天过得开心吗?什么事情特别开心和爸爸妈妈分享,有没有哭过,为什么伤心?有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下面小编为大家分享一篇文章,希望对家长们有所帮助!

  如何有效的从孩子口中知道他们在学校里发生了什么?

  有妈妈问我,怎么让两岁多三岁、刚近园的孩子和你多说幼儿园的事。和绘本共读一样,我依然倚重于我们的“演”、倚重于孩子的“故事力”。

  刚进园、或是还不习惯表达自我感情的孩子,父母会发现,和他们谈起自我经历,他们表达的其实不多。要嘛有一说一问到哪说到哪,要嘛缄默沉静。

  父母常会因此发急,但越逼问孩子越不说。因为孩子缄默沉静导致妄加揣测,引起很多没必要要的心理负担。其实运用一定的方法,孩子是可以或许自然表达自己的经历和感触感染的。首先,要让孩子“置身事外”。对幼儿来说,“描述”比“自我回忆”显得更容易一些。所以,我用的方法一样平常是:

  1、找几块正方形的、相似却有辨识度的积木。让孩子自己选,一块代表他自己,一块或几块代表老师(让他自己给“老师积木”命名),几块代表小朋友,一块(或几块)代表父母家人。

  2、用长条薄片积木切割空间区域,如:家、幼儿园大厅、午睡房、操场、食堂等。

  3、家长边摆弄积木边引入叙述,描述“共同经历部分”。如:“早上起床后,妈妈带着米尼从家里出发,到了幼儿园,米尼心情很不好,老师过来抱住他。妈妈就走了,妈妈走后,米尼和老师走进大厅,”

  4、接下来家长陈述可以采用两种体式格局。对词汇量较少或情绪不高的孩子,可使用选择式提问:“米尼和老师走进大厅,是在室外操场玩一会,还是到教室里?”对能主动阐述的孩子,可采用启发自主回答式提问:“米尼和老师走进大厅,然后米尼做什么呢?”——无论使用什么提问体式格局,孩子每个回答,都要配合他的回答移动积木。

  5、可以视孩子参与情况,把问题列得很细,或只问主要问题。——提问题时,同样同时移动积木,并鼓动勉励孩子参与移动积木,摆出“最符合实际情况的组合”。比如:“在室外玩的时候,老师在你身边吗?小朋友们也在滑滑梯上吗?你是自己玩吗?”或者“小朋友打架的时候米尼站在哪里?老师在哪里?老师怎么说?”

  6、即使你很清楚幼儿园一整天的程序,看过监控视频,也要多鼓动勉励孩子说出他的经历。这样的叙述,有利于孩子头脑的“布线”,鼓励孩子从“一天”的角度有逻辑的、有条理地(甚至年纪再大一点时,有计划的、有预期的)去解读和安排自己的幼儿园的生活。

  在入园近一个月的时间里。我和米尼多次使用“积木叙述法”。但使用这个方法时,发现几个问题。

  一入手下手,因为大人的入园焦虑,我还挺想每天使用一次这个方法的。后来发现,这个办法不适宜频繁使用。因为幼儿园生活步骤程序雷同,每天重复叙述会让孩子厌烦。最好是一——两周时间玩一次。时间相隔长,家长也很容易从孩子叙述中发现他们的成长。

  在我家,玩这类叙述最好的辅助物是积木。我也用过玩偶、小人模、洋娃娃等来做辅助物。发现孩子很容易分神。注意力转移到“洋娃娃像不像老师”“人偶没有穿妈妈的裙子”等方面。所以,越单调(却有区隔)的物体越适合充当辅助物。

  无论孩子说什么,都不要给予“你乱讲”的回应。大部分时候,孩子分不清幻想和现实的区别。父母可以从他们的话里了解“他们头脑里的幼儿园生活”,但不能作为“评判幼儿园的呈堂证供”。

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,在面对孩子时家长要懂得尊重他们,给他们最大的鼓励,而不是在他们不肯说的时候吼他们。面对他们你要有充足的耐心,你需要用行动告诉他们,你们是平等的,在他们遇见困难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找你帮忙,诉说。

  “积木叙述法”比较容易让我们了解孩子“幼儿园的一天”。但“游戏演绎”更能和孩子沟通他的感触感染。依然是让孩子“置身事外的讲故事”。

  石黑一雄的《远山淡影》是一篇很是绝妙的小说—一名不堪战争记忆重负的女性讲述她的过往人生。在通篇的叙述中,她把自己自己放在一个虚构的恭顺、贤良的妻子的位置上,而将自己的真实生活投射在不曾存在的“一个朋友”身上。

  这是大部分人都曾经遇到过的心理问题。当我们需要如实坦率的叙述自己的人生时,会觉得“被堵住了”。

  但如果让我们把自己经历以“虚构第三人物”体式格局写出来,则势不可当。孩子们被“堵住”的原由和我们不同。但当叙述当下感触感染时,他们往往选择表达“自己浅层的感触感染型情绪”,如,“不想和妈妈分隔隔离分散”、“不想去幼儿园”。

  如果换一个角度,给孩子另外一个身份,让他进行游戏。你会发现他的结论大不相同。“游戏演绎”的内容是我导演的。

  我让他演“幼儿园门口的保安”,我演“送米尼上学的妈妈”。枕头演“米尼”。游戏且都是他喜欢玩的交通游戏。比如,上幼儿园要过马路。保安帮助维持和指挥交通。

  接着,慢慢进入实质。“我”送“米尼”到了幼儿园。分隔隔离分散后和“保安”聊天。

  “我的孩子还太小了,不知道上幼儿园行不行?”“我”喜笑颜开地问。

  “可以的。没问题。”“保安”回答,“我在这里保护着他呢。”

  “那我可以不可以回家,还是要在门口呆会?”“我”又担心地问,“我站在这里会不会阻碍交通?”

  “回去吧。”“保安”说。

  “我孩子会不会喜欢幼儿园?会不会孤单?我还是很担心这个。”“我”继续纠缠他。

  “喜欢。”“保安”很老道地挥着手。“幼儿园里有很多老师啊,小朋友啊,还有保安啊。不妨事的,回去吧。”

  这只是很初级的“游戏演绎”,很快,围绕“幼儿园发生的事情”,和孩子的游戏内容可以多种多样。

  孩子一样平常会很迅速、主动地进入游戏,甚至入手下手自编自导自演。

  入园三周后,米尼自编自导了一出戏叫<坏人拿枪欺负送园的妈妈和小朋友>,每天逼着我们跟他演几百次。

  这出“戏”的情节大概是一个持枪坏人(米尼饰)遇到抱娃上学的美妇(我),不顾对方哀求击伤她。但帮她把孩子(枕头饰)送到幼儿园,放学又把它送回它爸爸(我师长教师饰)那的悲情故事。他自导自演,倾情演出。NG次数比王家卫还多。我们演得累死了。他爸爸因为没台词,半途就昏睡过去。我只能在被击毙时打盹。

  米尼特别很是着迷于演这个故事。而我则吃惊于这个故事背后的隐喻。

  一方面,在一样平常生活里,孩子施展阐发出对母亲那么深的眷念、施展阐发出对分离生活的执念。但在他心里有另外一个自我。这个自我被孩子自称为“坏人”,这个自我雀跃地想“离开妈妈”(但他们不愿意施展阐发“离开”,只能采用“击毙妈妈”的形式),自己做主。

  这是一个仅仅两岁十个月的孩子的自我想象!他们真是天生的隐喻和象征大师!

  去吧去吧,去和孩子玩游戏,去听他们最心里对新生活的阐述。因此更深入的了解他们。了解他们复杂却美好的内心。

声明:本文章为会员zxc于2017-11-14分享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我想留言

您的姓名:

*

手机/电话:

*

联系 Q Q:

您的邮箱:

开店经验:

有无店铺:

详细地址:

- *

留言内容:

品牌童装网-手机品牌馆
品牌童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。不良/侵权内容联系电话:0755-88839690